生活小记(157)——西藏之旅(2021年7月)

(1)

第 156 篇生活小记系列所述,本篇博文是补上去年 7 月份跑去西藏旅游的游记。

相较于今年的疫情,2021 年实际上算是较为“宽松”的一年。但是由于老夫刚加入新公司,某个项目忙着在中国落地,所以其实也并不太方便请长假跑出去玩。七月底的形势有所好转,而且工作也不是很忙,所以和 BOSS 请了一周假跑去了早就想去的西藏玩了一周。

由于“年代久远”,再加上年纪大了,有些细节老夫也不太记得了,只能按照拍摄的照片加上些许回忆来完成本篇游记了。


(2)拉萨

出发去西藏是 7 月 24 日。由于有一年多时间没去西安看老同学,所以决定从西安转机去拉萨。回来的时候原计划是从林芝返回,但是看了一下异地还车的费用要 1200 多,简直是抢钱,因此还是从拉萨返回。大约行程如下:

出行时间:2021 年 7 月 24 日~2021 年 7 月 30 日

旅行预算:? 实际花费:约 ¥7000 / 人

交通工具

  • 去程:上海浦东 ➡️ 西安 ➡️ 拉萨
  • 回程:拉萨 ➡️ 兰州 ➡️ 上海虹桥

考虑到高原可能会有点冷,老夫们带了一些秋季的衣物,并没有带羽绒服,因为时间有限,不打算去珠穆朗玛大本营之类的地方“自虐”。再加上从 Crux 那里要过来了相机,所以行李略微有点多。去浦东机场的路上又和两年前去塞班岛那次一样遭遇了大暴雨。不过好在航班没有延误,按照计划到达西安。

几个同学开车到机场来接我,当天我突然想吃成都串串香 😂,晚上便和几个同学找了某家评价还可以的餐厅去大吃了一顿。第二天一大早同学把我们送到机场,正式开始西藏之旅。

出发前同学老在问我高原反应会不会很严重,需不需要买药和氧气,身边的其他朋友也基本都在问同样的问题,有的还建议我们最好是包车而不是租车(此建议是前不久刚去了西藏的朋友和我在上海吃成都串串香时提出),以免到时候反应太严重走半道上趴窝了。老夫却一直是满不在乎的态度,因为之前去青海湖周边,海拔也在 3000 多,当时没有一点反应。拉萨的海拔也就 3600 多米,差不到哪去,而且拉萨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所以没事。

事实证明…… 老夫的高原反应比同学的严重很多。到拉萨机场后坐大巴去市区,然后在汽车站附近吃了一碗牛肉面,当时还好,可是在去宾馆的路上,就有点“上头”了——头疼(和偏头痛一样感觉颅内压很高)、眼睛不舒服、想睡觉。第一天订的酒店位于临近大昭寺和布达拉宫的市区的一座墙面早已斑驳的老房子里,没有安装电梯。老夫提着行李走楼梯上了三楼就觉得头昏脑胀,到宾馆后只能倒下就睡。同行者也有一些反应,但并不如老夫严重,随后下楼买了点药和氧气罐。

晚上的时候老夫感觉稍好一些,于是下楼出去走走。走近大昭寺旁时被拦住,需要身份证,然而老夫们只是下来散步并没有随身带身份证(由于你懂的一些原因,建议去西藏时随身携带身份证,因为很多地方经常需要被检查)。走了一圈后老夫还是感觉不适,所以就在酒店附近的超市采购了一些水和干粮,便继续回到酒店睡觉了。


(3)林芝

第二天我觉得感觉好了不少,虽然说还是有点头疼但至少适应了一些,老夫们决定租车去林芝。林芝的海拔在 3100 米左右,比拉萨要低,可以先适应两天。

林芝到拉萨距离约 400 公里,出了拉萨市区后一路都是高速(行车条件比我们想象中要好很多),大约要开 5 个小时才能到。在高速上一直要翻山越岭,途中最高到达了海拔 4000 米的服务站。随着海拔的不同,山上的植被也呈现出明显的差异:接近 4000 米海拔的山头基本都是一些特别矮小的草木、再往上就相当贫瘠了,而到 3000 米左右就有非常多的树木了。到林芝以后,头疼的症状基本消失,没过多久就感觉和平时无异了。

到林芝后,晚上去一家相当火爆的餐厅吃“汽锅鸡”,里面有大量蘑菇(怎么看都像是云南菜),老板是四川人,味道确实还不错。顺带一提,在西藏相当多的餐厅都是四川人开的,所以虽然是在西藏,随处可以听到四川话。川渝那边的人开餐馆还是很实在的,在景点旁边的餐馆分量都很足,价格也不算贵,算是很厚道了。吃过晚饭后在附近的商店买了点酥油茶和牦牛肉,然后,貌似就没有啥好买的了。

左上:机场大巴的位置正好在布达拉宫旁。左下:马路上随处可见的牦牛,和青海类似。
右图:从酒店出来后拍的远处的山。看起来是个小土堆,但对于高原地区来说,随便一座山的山顶海拔都是四五千以上。

第二天一大早,老夫们六点半从酒店出来后驱车前往雅鲁藏布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世界最大的大峡谷,也是老夫们此程第一个“官方”的旅游景点。从林芝市区到景区大约需要行驶三个半小时,途中会在峡谷中穿梭,还会反复经过横跨雅鲁藏布江的大桥。

 清晨我站在高高的山岗。前往雅鲁藏布江的路上(刚开出灵芝市区)。

一路上还会路过一些“野生”景点,例如“丹娘乡沙丘”。虽然有一个观景台,但不需要门票,所以显而易见的会有”购物点“,多是卖一些西藏的草药比如冬虫夏草之类。作为穷比的老夫在此处消费 0 元。

左上:老夫在半山腰拍摄的云海。
左下:丹娘沙丘。网上搜到的形成原因是:风力堆积作用形成的。每年冬春季节,该地区气候干旱,风力较大,加之植被稀薄,大风经过江面受阻挡较少,从而形成涡旋上升气流,气流挟带沙洲和河漫滩上的沙粒,受江边山地地形阻挡,风速减缓,沙粒堆积于山坡,日积月累便形成了如今的沙丘。
右侧:雅鲁藏布江的跨江大桥之一。

到达景区大门已经是中午,在景区门口找了一家”川菜馆“吃饭——毕竟要找一家非川菜馆还真不容易。吃饭时隔壁一大桌人听口音就是湖南湘潭的(在后续的行程中,某个加油站看到一辆湘 B 的车,交谈后得知他们果然是株洲老乡)。

景区仅能乘坐大巴车游览,一共有 4 个下车点供你游览,没有时间限制你可以随便玩多久,只需要确保还有下一班车就行了。大部分地方还有官方的导游进行讲解,基本上都是年纪较小的藏族小妹妹。导游小妹妹爬阶梯也是气喘吁吁的,看起来在此处生活习惯的人由于缺氧体力仍然不如平原地区的。

右下角:这里最著名的景观是海拔 7000 多米的南迦巴瓦峰。但是由于天气原因,老夫们在观景台只看到云雾缭绕的山峰。在回程的车上,才偶然看见了雪山。

游览完毕以后基本按原路返回林芝市区,到达酒店以后基本上就要歇菜睡觉了。老夫们决定第二天去”巴松措“,顺便可以返回拉萨(虽然还要在途中向北行驶很远)。

”措“是湖泊的意思,巴松措是一个堰塞湖,有一条河流引入雅鲁藏布江。下了林拉公路后经过巴河镇,老夫们在此处解决了午饭,一家本地居民开的面馆。前往巴松措的游客貌似不多,很多店都是寥寥数人,所以我们也可以一直和老板聊天(具体说了啥老夫已经忘了)。午饭过后前往景区,道路沿着河流建设,风景非常秀丽。沿着碧绿色的河流前进,看到水坝泄水,河面还泛起了彩虹。个人认为其实西藏、青海这种地方,也不一定非得去景区,一路上全是风景。

在景区里仍然只能坐大巴游览,大巴司机自我介绍称他是四川绵阳人。第一站是一个寺庙,下了三分之二的人,司机说本地人基本都在这里礼佛,像老夫们这种”naive“的游客就直接坐到最上面的观景台参观完,再下来逛逛寺庙就行了。寺庙修在了小岛上,可以乘坐游船游览一些其他的地方。

左图:巴松措山顶的观景台。后图:像老夫这种穿着短袖的傻逼游客实在不是太多。

(4)拉萨

在林芝的两天里,由于海拔相对拉萨较低,植被茂盛,因此老夫并没有太大的高原反应(但体力减少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攀登时明显心跳很快)。游览完巴松措之后返回拉萨,沿途又需要在山峰间穿梭。

路过某个休息站时可以看到唐古拉峰,由于云雾太多,也不能看到全貌。相当多的游客在此处停留拍照,还有的站在车顶拍摄视频。林拉公路上限速 110,但是有一对情侣骑着摩托车在高速公路上“飙车”,车速明显比我们这辆压速行驶的汽车要快很多,没多久就被他们甩开了。

左上:云雾中的唐古拉峰。

沿途有些区域下起了大雨。由于视野非常之开阔,所以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前面只有一小片区域在下雨。当然也只是看起来小,驶入下雨的区域再驶出也需要好几公里的路程。到达拉萨市区后,已经是晚上了,此时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按理说旅游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天气,可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觉得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个事情:相对于西藏的面积,下雨的区域仅仅集中在”一小块“区域而已。

次日前往纳木措,此时我们已经准备充分了:出发前买了好几个氧气瓶以及抗高原反应的药物,毕竟海拔将近 5000 米。虽然准备“充分”,并且也在藏区适应了几天,但是老夫最终还是腿了——到达景区后还是高反严重。不过也没有太影响浏览,只不过湖边的一座小小丘陵老夫实在是无法爬上去了,因此只能靠好友上去拍照了 😒。

右上角:前往纳木措途中测得的海拔:4920 米。
好友在丘陵上拍摄的照片。此时老夫正在下面歇菜。

(5)返程

最初预订的是在西安转机的机票,但是当时由于突发的”疫情“,航班取消。经过一番折腾,改成了在兰州转机的全价机票(贵死了)。上次来到兰州还是 2015 年的甘肃之旅,转眼间已经六年了。

左图:前往兰州前在布达拉宫前。本次旅程并没有抢到进入布达拉宫的门票,不知道是不是被黄牛抢光了。
右图:延绵不绝的高耸入云的山脉。

话说老夫还是真不太能适应高原环境,落地兰州后瞬间觉得神清气爽,精力旺盛,和在纳木措爬不上小丘陵的我,完全判若两人。到达兰州后在机场稍作休息后乘坐下一航班返回,本次旅程结束。回去以后,由于疫情,老板们要我居家办公两周以减少风险,然后才去公司办公。

可以看出本次旅程只去了拉萨和林芝,整个西藏还有大片地方没去呢,其他地方需要放在后续的旅游计划中了。但是在此之前,最重要的一点是老夫要研究下怎么缓解高原症状。

✏️ 有任何想法?欢迎发邮件告诉老夫:daozhihun@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