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未定标题(149)

(1)

看了一下上一次更新本系列还是过年期间的 2 月份,现在都搞成三个月一更了,实在是太离谱了,所以要赶紧来更新一篇。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最近这三个月也没啥地方可去,不少人还过着“苟且偷生”的生活,所以本文也【应该】不会太长(写完了之后发现篇幅不短)。

在家里歇菜了将近一个月后准备返回魔都,由于当时还四处“管制”,为了减少路上的时间于是将高铁票改成了机票,酱紫的话就要去长沙坐飞机。之前一直是坐机场大巴去长沙机场,但之前有一次在长沙南站坐磁悬浮去机场觉得也挺方便,坐机场大巴的话还要担心堵在路上所以要提前三个小时出门,所以这次就准备乘坐高铁到长沙南站然后转乘磁悬浮去机场。出行的当天老妈送我到株洲的高铁站,站内没有多少人,上车后车厢里也没几个人,老夫购买的一等座基本上一两排才有一个人。这趟抢铁集团担当的车居然还给一等座发饮料和零食?以前坐一等座时从来没发过。如果以后一直发零食的话那还是坐一等座比较划算,票价只贵了 15 元,我觉得自己买饮料加零食也差不多要这么多钱了。

到上海的航班基本上全坐满了,估计是由于票价便宜大家都放弃了乘坐火车。我从出门到抵达上海后乘坐地铁,至少被测了十次体温。到小区后我和保安说我是刚回来的,立即围过来好几个工作人员让我填各种表格,居委会的人还说要在家自我隔离 14 天。第二天我去居委会登记,又被要求填了两张表格,然后工作人员给了我小区的通行证,看起来貌似不需要隔离了。


(2)

三月中旬的时候很多商铺都没有开张,街上也没几个人。我想起之前公众号的推送的消息说上海的几大博物馆在这几天开门,我觉得现在应该没几个人会去,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呀。老妈当时还说特殊时期要少在外面跑,我说放心啦,这个时候肯定没有几个人,比大街上还要空旷。老夫先后参观了上海自然博物馆(第二次)和上海科技馆,果然没有多少人游览。上海科技馆建得非常大,建筑面积有近 10 万平方米,在这个庞然大物里面除了工作人员貌似加起来不到 50 个游客。所以游览起来有被包场的感觉,想怎么参观就怎么参观,相当爽(不过坏处是由于没几个人,一个展厅里好几个工作人员都会盯着你)。

自然博物馆旁边的静安雕塑公园种满了郁金香,相当壮观。

这次参观上海自然博物馆主要是仔细游览上次匆匆掠过的地方(由于当时人实在是太多)。

左图:Apple 的相册老是会把这两头狮子的标本自动选做各种视图的封面图,要是老夫以后去非洲大草原的时候能拍到这么清楚的就好啦!
右图:总算可以找个好的角度拍三叶虫了,之前人太多的时候完全没法拍。

由于上一篇生活小记贴过自然博物馆的很多照片了,所以这里就省略掉其他的。下面来到上海科技馆。上海科技馆在世纪大道上,有 2 号线直达,非常方便,但门票要 40 元,对于老夫这种穷逼来说还是有点吃力。

一般来说,科技馆的作用大多是给小朋友普及科学知识的,对于老夫们这种有基本科学素养的人来说,里面的很多实验和设备都有所了解或者在实验室做过,基本上就是当作展览走马观花地看一看就好。

左图:模拟非洲大草原的场景,这个在自然博物馆也有类似的。
右图:上下图分别是蛔虫导致肠梗阻以及胰腺癌的标本,老夫对这些标本比较感兴趣,但是可能会引起大多数人不适所以老夫还是打下马赛克吧。Apple 相册的机器学习算法也认为这两张图太重口味,不管怎么设置它都会把它们自动隐藏掉,而 Google 相册则不会搭理它。
火箭点火演示和一些航天相关的展品,当然都是模型啦。

老夫最喜欢的是一件由我已经忘了叫啥名字的设计师做的“飞翔的公牛”这件展品(还是从国外搬过来的)。它主要是演示由各种齿轮⚙️构成的机械表演,配乐和灯光老夫都相当喜欢。不过老夫貌似要升级到更高级的 WordPress 套餐才能插入视频,贫穷的老夫截取一小段做成 GIF 吧。

飞翔的公牛。为了减少文件体积所以采样率为 0.5 秒一次(原视频有 100MB) 。

上海科技馆是用来给群众提升科学素养的,不过我倒觉得相比于里面的展品,这个科技馆本身建设的就科技感十足。眼前这个巨大的建筑物更能直观地感受到科技的发展。

这座在 1998 年就砸了 17 个亿建造的庞然大物显得科技感十足(放到现在造价不知道要翻多少倍了)。

(3)

由于某些原因需要去江苏办事情,而合肥离江苏比较近,所以老夫又跑去了合肥的地质博物馆进行参观。其实去参观博物馆只是一个幌子,老夫是想吃三孝口附近的一条名为“女人街”上的一家炸鸡店做的炸鸡🍗了。

乘坐高铁到达合肥,下车后立即乘坐地铁到达三孝口下车沿着“熟悉”的路线寻找炸鸡店,到店门口后发现还是有一些人在排队(所以不要觉得老夫嘴馋,乃看很多人都喜欢吃呀)。但这家店的炸鸡从去年的 12 元 3 只涨价成了 16 元 3 只。哎,看起来店家的生存压力也很大呀,买到炸鸡后来到酒店开始享用“美味”,嗯,还是一如既往地合乎老夫的口味。不行,老夫一定要在上海找一家味道差不多的炸鸡店,不然每次想吃这个了还要跑去合肥老夫迟早会破产。

第二天参观完地质博物馆(貌似这是第六次参观了)后乘坐高铁来到南京,因为 P 同学强烈要求我过去找她玩,她说她过年后在南京待了两三个月只出门了三次。去年老夫大约也是这个时间去的南京找她,当时说要去“乡里”(湖南话称农村或者郊外为“乡里”)看花,结果花都谢了,这一次 P 同学说她找到了一个“薰衣草庄园”。我问不会我们去的时候花又谢了吧,她说不会的。

我们打车来到了偏远郊外的这个“庄园”,这一次我们还是没看到花!不过 P 同学也没说错,花并没有凋谢,而是压根还没有开!这个庄园仿造的是北欧风格,虽然没有花但是还是可以逛一下的,也算没有白来。

左上图:仿造北欧风格的小镇(并不是小镇,只是一些商店而已)。
右上图:老夫喜欢的风车。
左下图:刚进来的有点兴奋,觉得总算看到花了,结果发现是假的。
右下图:这个建筑是老夫喜欢的风格,从这个老夫拍老夫显得好胖(实际上老夫才刚刚到 120 斤)。

之后由于返程要经过无锡,因此老夫便买票到无锡下车逛了一会,然后就返回上海了。


(4)

五一的时候某位一直被外派到各地的前同事 J 又回到了上海做项目,说要请我和另一个朋友 W(也是我的前同事,而且是他中学同学)。这哥们之前老是要我帮他看各种大大小小的问题,所以这次一定要好好敲诈他一顿。在人民广场附近选了一家味道还行的烤肉店,老夫被他们灌了两杯扎啤。后来这哥们说去附近的酒吧坐一坐吧。

附近的酒吧要很晚才开门,我们打车来到了南京西路附近的一家人很多的酒吧。服务员说现在人很多只有卡座可以座了,不过卡座的话最低消费 1200 RMB(话说现在不是不让设置最低消费吗?如果投诉的话应该管用)。我觉得 1200 RMB 太夸张了,所以我就和他俩说要不等一等普通的座位吧,我先去上个厕所。我上完厕所回来后发现他俩已经坐到卡座上了,我说你俩咋坐这了,要不换一家呗?J 说没事,今天的目标就是把你放倒。

不过这种程度是不可能放倒老夫的。老夫喜欢喝高度伏特加,所以就一直换不同口味的伏特加来喝,老夫比他俩多喝了几杯后仍然毫无反应。我一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我就说我喝完这杯要先撤了,明天还要赶火车去镇江。我和 J 说你看那一桌有个美女一个人坐在那,J 说我老早就发现了她一直在往这边看。我说要不你送她一杯酒呗,J 叫来服务员询问,服务员说她确实是一个人来的,于是 J 就要服务员送她一杯名叫“前任”的酒。

老夫随后便打车回去,刚下车 W 就发来消息说 J 和那个女的出去抽了个烟就没回来过了,他感觉自己被抛弃了(还好老夫前一天跑得快)。结果第二天,J 说他的手机没电了(他前一天把充电器和充电宝都放我包里了),他俩确实是去酒店了,而且以后还有下文…… 我说你这 1200 花的真值,Haha。

第二天老夫乘坐高铁前往镇江看望 FZ 刚出生半年的儿子。到达镇江南站后,FZ 骑着小电驴过来接老夫,一路上我都在提心吊胆会不会被交警抓住,FZ 说放心啦这边没有交警。之后在 FZ 家帮他带娃并且蹭吃蹭住了两天。临走时他老婆说,以后多过来玩,这次的小龙虾做的有点失败,下次换一个花样(话说为什么都这么喜欢做菜呢?老夫又不是实验品)。

五一过后的周末便回老家去了,从这次开始恢复每个月回去 1~2 次的频率。由于老夫喜欢吃湖南米粉,所以每次回家奶奶都会做米粉给我当早餐。这次她突发奇想地说楼下搬过来一家米粉店,每天好多人去吃,下次也去试一下吧。我说别下次了就明天吧,于是就和爷爷奶奶去吃了一次。

楼下米粉店的米粉,感觉没有比奶奶做的好吃。

老夫下周又会回家,又可以回去“嗦粉”(吃米粉),yes!


(5)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买了一台柯达的胶卷相机,我出生后的几年里经常用这台相机给我拍照。前年过年的时候我把家里的老照片翻出来用 Google Photoscan 把它们扫描了一下保存到了电脑里。今天闲来无事把这些照片导入到手机里,这样子老夫大概的“成长相册”就自动生成了(照片的时间貌似不太对,都是我自己乱标的,回去和家人确认一下吧),虽然有些照片已经泛黄了,但看起来还是挺有趣的,Haha。

以后老夫再找一些照片扫描一下,然后研究一下怎么“自动”给照片“漂白”(杜绝手工 PS,因为老夫很懒)。

有任何想法?请发邮件告诉老夫:daozhihun@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