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与不闹

前一段时间我发现笔记本屏幕上出现了一小块类似灰尘的区域,看上去像是由于屏幕没有完全贴合,有灰尘进去了。虽然我的笔记本常年外接显示器使用,但作为一名“强迫症”患者,在浅色的背景下经常会注意到这个有灰尘的区域,看上去很不爽,于是决定拿去维修,如果维修费用不高,就破一点财吧。
于是我就预约了环球港的 Apple Store 的天才吧维修(老夫一直很纳闷,为啥要叫天才吧,难道维修人员都是天才?),距离我比较近,而且我经常去环球港比较熟悉。到达 Apple Store 以后,找到负责维修预约的工作人员,此时已经有几位没有事先预约的顾客围在他身边进行现场预约。一位女士看到我过来以后提示我要去后面排队,我则表示我已经预约过了,工作人员说距离你的预约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你前面还有两位等待维修电脑的顾客,可以先去外面逛一下十五分钟以后再过来……

老夫喜欢的食物

“民以食为天“,但是大多口味重的湖南人,其实吃不太习惯别的地方的东西。老夫作为湖南人中的一朵奇葩,除了会说本地方言以外,看上去不太像个湖南人:例如带北方口音、不喜欢打麻将、喜食花椒(相当多的湖南人能吃很辣,但不能接受太麻)等,可以接受相当多的非湖南口味食物。
然而我身边的很多湖南人(包括我家人)在外地很难适应别的口味,经常四处找湖南菜馆或者自备辣椒酱。我的爷爷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出差去全国各地,也基本上能接受其他地方的食物,不过还是有很多东西吃不惯。而老夫则更进一步,食谱相当广泛,除了苦瓜、狗肉、苦苣这三种东西不吃以外,其他什么都吃……